姽婳

姽婳,怎么叫随便。语死早,更新随笔,学生,周一到五不上lof。日lof随意。cp多,部分杂食。

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九点十九分,以下我打出的所有字,版权,意愿,都是你的。

毕业那年我们去武汉吧……好吧我老是记不住那个城市的名字。就你说的那个,女孩们互挽着手,穿着汉朝服,走在现代街的那个地方,风吹过的时候挽起他们裙子的一角,她们的影子纠缠在一起,好像一辈子。

我所想象的那个城市是很好的,阳光,人喧,车闹。

那应该是一个能听到笑闹的城市。

我想我们去的那天该是一个很好的天气,然后也许我们能入乡随俗,为彼此盖上最后一层锦纱。当然,若是下雨也没什么关系,老实说我一直觉得下雨天撑一把伞去件很浪漫的事情,我没有把握一起撑的人是否正确,我是否会后悔,但我希望多年之后我回想起来,依旧不过一笑。

而我希望是你。

走累了没关系,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坐,我们可以聊,聊很多,从咱们学校那还没秃的地中海,到未来也许我们耋耋之年互捅年轻时的老底。

但其实我想说的是,你老说什么你受不了啦好难受啦撑不下去啦,没什么。

我们做个约定吧,我们要开开心心的活到十八,然后高高兴兴的玩到八十八,如果真的有一天你受不了了,那我们就一起干干静静的去死。

从今天开始,以我,本名与荣耀起誓,向神,向你。

评论(2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