姽婳

姽婳,怎么叫随便。语死早,更新随笔,学生,周一到五不上lof。日lof随意。cp多,部分杂食。

我十岁时上四年级。家里还是租房子,斑驳的墙上爬着绿藤,白漆结疤似的一片一片破开,露出时光的痕迹,根藏在某块砖里的花缠着生朽生苔的防盗网上,午时的阳光在破旧的墙上刻上廉价的绮影。我趴在自己房间百无聊赖的写作业,忽然隔壁家的孩子哭了。反应过来时我正站在家廊上,那有一道窗,隔壁家墙与墙不过一只手的距离,平时也不拉帘子,太丑,由它生灰般束着。我看见一个不过半岁大的孩子趴在栏杆上,皱鼻嘟噜,哭得惨,抓着防盗网的手蹭了灰,脏兮兮,倒是一副委屈相。怪可怜的。我想了想,学着他的样子把手伸向防盗网掉渣掉屑的杆子,努力却笨拙的比嘴型。不哭,不哭,好啦,不哭。可没有,他还是哭,苦着脸,引来了隔壁的男主人,他瞪了我一眼,也没说什么,把他家的丑帘子扯上,就没再拉开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