姽婳

姽婳,怎么叫随便。语死早,更新随笔,学生,周一到五不上lof。日lof随意。cp多,部分杂食。

我喜欢他的眼睛。不是珍珠不像钻石,岫石玉的颜色比光温柔比水温暖,外框是组织,里头是信仰。我想喊他,却如鱼刺梗咽,如喉舌生苔,呜哇一声,没说出来。但他是听了去,扭头看我。他看向我的目光像穿越了几十亿光年,几十万里深海,最后停在了世界终止的那一刻,远处的钟楼刚巧敲响了驱魔人的第十三道钟声。然后我听见他喊我名字,雷狮,雷狮。没事。我说。他看了我仅一眼,回了头,瞧不了了他眼瞳。是的。我喜欢。很喜欢。但我不要挖出来,挖出来的眼睛看不见我,就不是了,没用了,狗屁不如。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