姽婳

姽婳,怎么叫随便。语死早,更新随笔,学生,周一到五不上lof。日lof随意。cp多,部分杂食。

我的男孩要死掉啦。我看见他靠在宝石堆起的宝座,扶手是荆棘,开了蔷薇,脚下红土,就像浸过血一样做了养料。他像睡着了又像死掉了。这样吧,你阖上眼,就别睁开了呗。就当你十二年前没有破开母亲的羊水。没见过光也没见过火。但你放心,你的王冠不会斜更不会掉,属于你的荣耀一个也少不了,属于你的星星也不会坠落,它们穿过三千零一个白昼和三千个黑夜来参加你的葬礼,看着你的灵柩被土掩埋,直到悼词结束了最后一个发音。就好像你真的会安息。你的墓碑上刻上也不要刻凡多姆海姆了。什么都别刻嘛,没有罪行就不叫人唾弃啦,他们只叹你英年早逝,不晓得你的人生近六年的活。到时候我保证,一定在每年的平安夜去看你,亲吻你生苔杂草的坟头,为你献上一枝正正经经的白玫瑰。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