姽婳

姽婳,怎么叫随便。语死早,更新随笔,学生,周一到五不上lof。日lof随意。cp多,部分杂食。

我看见他站在天台,双手撑着栏杆,双脚离地,眼睛因阳光刺眼而半阖,嘴角勾出三分愉悦,五分荒诞,一分令人生汗的疯狂——我毫不怀疑他下一个动作就是跨过破锈的栏杆跳下去。便吓个半死。但他没有。他发现了我,于是去了半分癫狂还了半分人性。像个没事人一样朝我挥手,笑得像七八大的孩子。可一只手支撑不了他全身的骨骼血肉灵魂,于是他双脚落地,回了人间。

评论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