姽婳

姽婳,怎么叫随便。语死早,更新随笔,学生,周一到五不上lof。日lof随意。cp多,部分杂食。

听我说,安迷修,你得活下去。你手上是剑与玫瑰,背对深渊和海,绿眼睛里头不得沾上半点灰,它必须漂亮,干净,非常非常。因为它是人类一生永不得的宝藏,它要见证圣经里头的最后战役,卡巴拉的瞬间枯萎,鲜血留过的乡土,语言在空气中擦出来的火星,从勇士们的尸休上长出的漂亮花朵。还有荣耀和国度的破碎,也不过一纸契约被烧毁的十几秒。你听我说,你听我说,你很干净,仅管你的白衬衫曾染过温热的血,但并不污秽,你的灵魂依旧高尚。你晓得爱,晓得恨,比人像神,比神像人。你该写得一手好字,墨水磨出每一笔横竖撇捺,都是精神的,就像你的信仰。你得写,在终焉之前,什么的随便。但安迷修,你不能成神,不能死,不能睡去,你得是最后的人类。

评论(1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