姽婳

姽婳,怎么叫随便。语死早,更新随笔,学生,周一到五不上lof。日lof随意。cp多,部分杂食。

我喜欢你。
就像我喜欢在午后缱绻的时光打盹;喜欢踩踏深秋里小半掺绿的落叶,喜欢叶子干枯的部分在脚下发出脆弱的响声,并在你笑话无聊之后依旧玩得不亦乐乎;喜欢跟在你的身后试图踩你的影子,你总是轻描淡写的看我一眼,并不驱逐,也不靠近,任由我在发现之后冲你笑,喊你的名字。

就像我喜欢在你家门口扎根的那棵不知名的树,春天的时候从树枝尖端开出第一朵花,然后白色的柔软的细小的花,将在春天的第一个星期占据整棵树,还有你,靠在阁楼上窗边的,你的视野。
我想给你摘下一枝花,但凡是入我视野里的花,都那么平凡而寡淡,不及你眼帘的光,我想这可真是苦恼。
最后我还是没有折下任何一枝花,我认为那都不配你。

可总是这样。
没有任何一段文字可以形容你,
没有任何一行诗词能够赞颂你,
也没有任何一枝鲜花配得上你。
至少我是这么认为。
并坚信不移。

你是上帝在创世的第六天赠于人间的礼物。比蒙见了你会绕行,席兹为你束缚翅膀,利维坦向你献上最高的敬意。

你生于荆棘丛,不是那卑劣的玫瑰,却长着细小的刺,每一个妄想独占你的恶徒都被扎得鲜血淋漓。
而我将你种进了我的心脏。
于是你成了我心脉跳动的源泉。

评论(5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