姽婳

姽婳,怎么叫随便。语死早,更新随笔,学生,周一到五不上lof。日lof随意。cp多,部分杂食。

圣诞夜的街头,一个女孩轻声向我讨一枝玫瑰的钱,我告诉她我并不需要,我并不拥有任何一个亚当或夏娃。但她却笑着对我摇摇头,在没有收钱的前提下赠予我一枝白玫瑰,然后蹦蹦跳跳地脱离我的视线,两枚半粗半细的辫子在破旧的红斗篷里散开,直到伦敦两点半的雾掩去了她的身影。路灯下我的影子里沉着腐烂的骨头和肉,还有一枝杂着细小荆刺的白色玫瑰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