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四

语死早,学生,开学了。
日lof随意。
cp多,部分杂食。

不知道为什么梦到迪奥和大乔和乌野打排球,醒来后满脑子都是迪奥见鬼的笑声,以及他满场跑的那一句:“JOJO,这一球是ko no dio da!”


我想我可能是被吓醒的。

迪奥站在路灯下拆开一包烟,那是他从达利欧身上搜来的,而达利欧本人现在就躺在垃圾桶旁,他半个身子都探进垃圾桶,像以往在垃圾桶里吐的天昏地暗一样,等他吐的差不多了,就会自己从地上骂骂咧咧地爬起来,然后精神抖擞地揍他的儿子。但迪奥知道他今天不会了,因为他死了,迪欧在五分钟前把一把短刀捅进他父亲的肚子里,连捅了十几下,达利欧正醉上头,他斜着看了眼自己的儿子,然后死了。


迪奥把他的死鬼老爹一头塞进了垃圾桶里,真诚地希望他在里面呆得长长久久,最好就烂在里面,被老鼠啃得人不人鬼不鬼,这样他就稍微欣慰些——他母亲被他埋在家门旁的那棵半死不活的老树下,他没有钱给她买一块专属的墓地,钱都被达利欧拿去喝酒,赌博,和嫖女人去了,于是他告诉自己,他把母亲留在了这片大地里,从今日起,她会永远跟着他去任何地方,她会庇护他的。所以他并不想把达利欧和她埋在一起,他希望那个人渣死得彻彻底底,最好什么都别剩。最后他一合计,决定把这个男人丢进海里喂鱼,他满意地吸了口烟,然后呛得死命地咳嗽,他骂了一句,丢掉了烟,转身把男人按进垃圾桶,留出他臃肿的两条腿,一种病态的肉冻子,他一路把他踹进海里。


这时迪奥十一岁,他还没长开身子骨,还没有喜欢的人,就已经有了满腔被岁月磨得像尖刀一样的恶毒,他站在桥上,觉得自己把他多年来狗操一般的命踩在了脚底,他得意洋洋,而他的命运只是沉默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发出了一声尖酸刻薄的嗤笑,狠狠地打了他几把掌。


这第一巴掌——


迪奥回过头,一个男孩抱着他的狗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狗吐着舌头,男孩瞪着眼睛,和迪奥四目相对,两人沉默了几秒,男孩拎起自家的狗撒腿就跑,迪奥拎着捅死他老爹的短刀面死如灰。


——叫乔纳森•乔斯达。